軍事安全在未來的作用是一個值得探討的話題,軍事安全向非傳統安全轉移、非傳統安全向軍事安全轉移的可能性都存在,但軍事安全作為維護國家安全最後手段的地位沒有變。即便在和平時期,軍事安全仍然是國家安全戰略選擇的有效手段
  □本報記者
  餘飛
  在近日召開的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,中共中央總書記、國家主席、中央軍委主席、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習近平指出,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,要以軍事、文化、社會安全為保障。
  由此不難看出,軍事安全在國家安全體系中的重要作用。
  “所謂軍事安全,就是軍事領域的安全。”國際戰略和國家安全問題專家、國防大學戰略教研部戰略研究所教授孟祥青對《法制日報》記者說,軍事力量是維護國家安全的最後手段,強調軍事安全,就是要保證軍事力量可持續發展。
  隨著國際形勢的變化,“軍事安全”所包含的內容與其地位和作用也在不斷發生變化。
  孟長青告訴記者,在冷戰時期,軍事安全等同於國家安全,居於非常重要的位置。在冷戰結束後的一段時間,軍事安全的地位有所下降,這是在兩個背景的影響下出現的:一方面,冷戰結束初期,國家安全的內涵擴大,不再只是等同於軍事安全,還囊括了網絡安全、經濟安全、生態環境安全、信息安全、金融安全、資源安全等在內的非軍事安全,也就是非傳統安全;另一方面,冷戰結束後,世界各國的競爭由軍事實力競爭轉向綜合國力競爭。所謂綜合國力競爭,就是以科技為先導、以經濟為中心、以軍事為後盾。隨著全球競爭重點的轉移,各國相繼削減軍費開支、裁軍,軍事安全的地位和作用也隨之下降。
  “進入21世紀後,軍事安全的地位又有所回升。”孟祥青說,在這一時間段,儘管不存在世界大戰的威脅,但恐怖主義威脅越來越顯現。雖然軍事手段無法根除恐怖主義,但卻是打擊恐怖主義最為有力的手段。在這一背景下,軍事安全重要性被重提。另外,美國的戰略調整也刺激了軍事安全地位的提升。進入21世紀後,美國將中國、俄羅斯視為威脅,不斷增加軍費開支。在2006年、2007年,美國是世界軍費開支第一大國。美國的舉動也牽動其他國家增加軍費開支。還有一點在於,一些非傳統安全被納入軍事安全範圍,如美國將網絡安全納入軍事安全領域,成立了網絡戰司令部,並且明確當美國遭到網絡攻擊時,可以用導彈打擊實施攻擊的網絡設施。
  孟祥青認為,軍事安全在未來的作用是一個值得探討的話題,軍事安全向非傳統安全轉移、非傳統安全向軍事安全轉移的可能性都存在,“但軍事安全作為維護國家安全最後手段的地位沒有變。即便在和平時期,軍事安全仍然是國家安全戰略選擇的有效手段。因此,軍事安全的基礎作用、保障作用、有效作用和最後作用沒有改變”。
  在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,習近平強調,既重視發展問題,又重視安全問題,發展是安全的基礎,安全是發展的條件,富國才能強兵,強兵才能衛國。
  孟祥青認為,在保障軍事安全方面,國防和經濟持續協調發展是一項重要工作,因為國防與經濟失衡將導致軍事地位不保,因此必須強調軍民融合,強調國防與經濟協調發展。
  “保障軍事安全,還需要加快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建設,提升軍事實力。同時,要以能打仗、打勝仗為標準深入推進軍隊改革。”孟祥青說。
  (原標題:軍事安全是國家安全戰略選擇有效手段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i53oimpwp 的頭像
oi53oimpwp

Boston

oi53oimpw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